麻豆传媒最新合集网手机版

Posted by on 2021年12月3日


这几十天来,不仅是袁隗,包括袁绍等人在内,袁氏全族做起了泥塑木雕,可谓是低调到了极致。

而今天袁绍竟然主动来寻,态度还如此低下,更将这等泼天大事相告,由不得荀彧不心生警惕。

荀彧面上不动声色,嘴上淡淡的说道:“既然袁公这么说了,那想来刺杀大将军的并非郑公业?”

袁绍哑然失笑道:“郑公业又没得失心疯,怎会派人行刺大将军与太傅等大臣?不过有这一个消息,想来文若又能推出不少结论了吧?”

“想来郑公业主持了刺杀董卓,所以在保卫职责上心生懈怠,在保护大将军时迟钝了些许,才酿成这等祸患。”

袁绍轻轻的颔首,话不能说明白,但大家都清楚,事实上应该是何进为了作秀来摆脱些嫌疑,强令士卒去抓捕刺杀董卓的刺客,才导致自己周围出现空档。

当然,这些话肯定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,官方最终结论可能就是荀彧所说的这般了。

袁绍轻声笑道:“那文若可能推测出是何人主导了刺杀大将军?”

“总归不可能是下官。”

“绍也不会行此大逆不道之事。”

两人对视一眼,同时微笑了起来,至于信不信对方的话,那就另说了。

……

采果子的美丽姑娘

袁绍走后,荀彧也没了看书的心思,摩挲着下巴静静沉思。

刺杀董卓的是何进,那么事情就更复杂了,这种复杂的情况下,幕后主使所图绝不仅仅是何进的命。

京城很可能会陷入混乱,覆巢之下无有完卵,荀氏也该做些打算了。

思考的时间过的很快,恍惚间似乎没过多久,沉思的荀彧被人推醒,却发现正是自家叔父荀爽。

笑眯眯的荀爽挑了挑白眉,说道:“大司马下令回京了,文若不如与为叔同乘?”

荀爽是道德高隆的名士,又是比两千石的侍中,是有马车随同的,荀彧却是只能步行。

看了看荀爽的神色,荀彧轻轻颔首道:“多谢叔父。”

……

上了马车,荀爽先是掀帘看了看外面,随后轻声问道:“文若可有高见?”

正襟危坐的荀彧点头道:“不敢称高见,但确有几分见解。”

荀爽微微颔首,示意荀彧说下去。

“郑公业主导刺杀董卓,叔父可知?”

“老夫是主谋之一。”

淡淡的话语,却是惊人之言,但荀彧似乎早有所料,轻轻颔首道:“让叔父去接大司马,也是为了给大司马心里留点准备。”

“可结局太过惊人,那点准备没什么用处。”

荀彧也没有问荀爽何时彻底倒向了何进,竟然参与到如此大事里面,有些不符合他的性格。

荀爽却自顾自的说了下去:“董卓此人太过危险了,狼戾不仁、不修经传,可谓是异类中的异类。其人屯兵于京师左近,正是大汉莫大的威胁,若是为了诛除他,老夫愿意支持大将军。”

荀彧眼睛微眯,这就对的上了,荀爽有名士的很多怪毛病,脾气臭,看不起出身低的人,但他确实是忠心于大汉的。

对于董卓的威胁,很多人心里都有点数,袁氏选择了作壁上观,杨氏选择紧随天子,而荀爽的选择却是铲奸除恶。

“大将军对大汉的威胁,最多不过是区区梁冀,在这点上,老夫还是有识人的自信的。但董卓此人,很可能是王莽,甚至是赵高,两害相权取其轻,不外如是。”

这位“硕儒”的神情很坚定,也很淡然,既是剖析自己的内心,也是在教荀彧处世之法。

荀彧默默点头,继而轻声道:“知道此事的,除了叔父与郑公业,还有何人?”

“还有陈孔璋与何伯求,负责行刺的是死士,除了我们几人,再无他人了。连逄元图他们都不知道。”

荀彧默然半晌后,幽幽道:“如此,彧有了一些猜测。”

“不妨说来听听。”

“可以说,假如没有刺杀董卓之事,行刺大将军他们断无丝毫成功的可能,叔父以为然否?”

“不错。”荀爽轻轻点头,刘伯安他们连根汗毛都没伤到,何进若非自己作,根本不可能被刺杀成功。

这些万石重臣,一个比一个惜命,身边的护卫俱是高手,等闲刺杀根本难以有所收获。

“假定幕后主使者不清楚郑公业准备刺杀董卓,也就无法预料到大将军身边会防御空虚,那么他主导刺杀的目的是什么呢?”

荀爽一愣,旋即面上皱成一团,如荀彧所言,今日刺杀何进成功可以说巧合因素占了很大一部分,按常理来说,正常人都清楚刺杀何进的难度有多高。

幕后主使还主导了这场刺杀,只能说其目的并非是刺杀成功,何进会被重创恐怕

也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荀彧想了想,又问道:“今日大将军所为……”

荀爽愣了下,继而苦笑道:“当是大将军自己临场做的决定,‘关心’董卓的伤势。”

“如此便将所有的线索串起来了,刺杀主谋的目的,就是将水搅浑!”荀彧一锤定音,异常肯定的说道。

听到这个结论,荀爽不喜反忧,揉着眉头苦笑道:“若是这种动机,那更是难以确定真凶了。”

“何车骑的嫌疑想来可以降低到最小了。”若真相如荀彧推测的一般,那作为被栽赃的对象,何苗的嫌疑确实比较小。

因为搅混水后,主使者必然要缩在幕后,静观局势变化,不可能将自己置于局中。是以刘虞、袁隗、杨彪三人的嫌疑又大了几分。

荀爽苦笑道:“可他自己的行为分明又是放大了自己的嫌疑。”

叔侄两人面面相觑,也不知是幕后者太过了解何苗的性格,或者又是一场巧合?

“若是何车骑的举动在其意料之中,只能说策划者太过算计人心了,洞察人性至斯啊。”

→☆→☆→☆→☆→我是文言文的分割线←★←★←★←★←★←

公车征为大将军何进从事中郎。进恐其不至,迎荐为侍中。

爽见董卓狼戾残忍,必危社稷,乃与北军中候郑泰等共谋诛卓。

——《后汉书·荀氏列传》

fpzw